北京赛车
您的位置:主页 > 品牌故事 >

10余位上市公司CEO身陷囹圄资本大时代落幕?

日期:2019-07-23 01:36

  “出来混总是要还的”,电影《无间道》中这句经典台词,用于形容如今部分处于风暴中心的上市公司CEO们,十分恰当。

  资本是潮涨时助推的潮水,这方面相信暴风科技的冯鑫理解更为深刻。7月28日,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涉嫌犯罪被警方带走。曾在2015年登陆A股,创造40天36个涨停板的暴风科技,正随着52亿元收购欧洲版权公司MPS的暴雷事件,而逐渐走向失控的边缘。

  “对我们来说,这等于重新掌握了一样核武器。”曾经冯鑫认为上市调动资本的能力是核武器,殊不知连锁反应控制不好,则会反噬自身,尤其在2019年经济来到周期调整的时间节点,潮水开始逐渐退去,企业自身的经营问题将会一并迸发。

  资本游戏玩过火的也远不止冯鑫,据Wind数据粗略统计,截至7月30日,年内已有11位实控人被抓,包括大智慧老板张长虹、恺英网络的王悦、*ST鹏起董事长张朋起、中科新材的张伟、新城控股的王振华、博信股份的罗静、ST天宝董事长黄作庆、康得新的钟玉、派生科技的唐军、暴风集★▽…◇团的冯鑫、ST昌☆△◆▲■鱼的翦英海。

  细数这些公司,很多都曾经达到百亿元以上的市值,在追逐高市值和利益驱动背后,最终滋生了各种违法犯罪事件。2019年至今,已有超10位上市公司CEO被警方控制,而这正折射出这个大时代转折点特有的现象。

  市场经济会造就红利期和衰退期,当行业开始进入下行周期,蒙眼狂奔的选手若不能及时踩住刹车,便会陷入挣扎境地。在游戏寒潮中迷途的恺英网络,与在P2P领域暴雷的派生科技相类似,皆因行业的动荡而沉◆■沦。

  今年36岁的王悦是恺英网络的创始人,2008年毕业于长安大学的王悦,与大学校友冯显超◆◁•创办恺英网络,7年后在A股借壳上市。恺英网络以游戏业务为主,开发并运营《摩天大楼》、《蜀山传奇》、《全民奇迹MU》、《蓝月传奇》等多款游戏。

  2017 年国内游戏市场规模达到2036.1亿,市场环境一片叫好,恺英网络收获业绩新高,身为创始人的王悦也迎来了个人的高光时刻,以10亿美元的财富荣登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。

  2018年中国展开机构改革,游戏版号审批一•□▼◁▼直处于冻结状态,游戏行业的恺英网络也受到重创。有数据统计恺英网络在2018年的营收为22.8亿元,同比下降27.09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.65亿元,同比下滑89.75%。

  行业寒冬,再加上公司内部争战市场3年的老款游戏疲态尽显,原本计划的新产品未能如期上线盈利,还有当时▲=○▼被寄予重任的出海业务成绩不佳,三重大山将恺英网络拖入深渊。早已预示到结局不妙的王悦,便开始准备“溜之大吉”,卸任总经理、解除一致行动人关系、退任董事、完成换届选举、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等等,甚至最后失联。

  但在2019年5月4日,王悦试图隐藏的秘密被公◁☆●•○△之于众。恺英网络发布公告表示,公司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,恺英网络也在CEO等一众高管被刑拘后跌入谷底。

  市值超百亿的团贷网也死于行业寒冬。2011年,唐军创立了派生科技集团有限公司;2012年,创建并上线P网站团贷网。多年发展中,团贷网成为一个超155亿交易量、238万多名注册投资用户、100多家分支机构的股份制互联网金融集团。

  不过△▪▲□△随着P2P企业的频繁爆雷,国家开始对P2P行业加强监管,本就不成熟的P2P行业走向了没落。然而规模较大的团贷网最终暴雷,也与其逆势而为,强行希望改变命运有关。

  2018年现金贷行业已经开始出现崩盘迹象,大家纷纷争先离场,有2家公司刚成立了现金贷部门,开始大量放款,把自己从P2P中积累的数十亿资金,拿来放款,其中一家就是团贷网。2019年的315晚会曝光了“714高炮”(一种1000元借款,到手只有只有700元,7天后要还1100元的高利贷),整个行业被团灭,团贷网应声倒地。

  2019年,游戏和互联网金融两个曾经“暴利”的行业,双双走向产业洗牌期。在行业寒冬中,那些自身基础不牢的企业,如果还希望逆风飞翔,大概率会危及到公司及创始人的命运。

  已成立13年的暴风在A股创业板中,创造了一个接一个的涨停成绩,市盈率超千倍,总市值曾高达408亿元。冯鑫身家当时能超过百亿元,集团内部也诞生了数位富翁。

  彼时的暴风可谓风光无限,成为A股最受关注的互联网“妖股”。面对瞬间激增的市值,冯鑫的野心被浇灌,随即带领暴风开始新一轮布▲●…△局,试图开拓VR(虚拟现实)、TV(电视)、秀场、视频、文化五大业务。

  一心想做大的暴风,却使冯鑫走上了危险的道路。为了开拓孵化出来的暴风TV与暴风体育,完善DT大娱乐战略布局。2016年光大资本与暴风联合成立了一个海外基金,试图通过收购欧洲一家体育版权公司MPS壮大自己。

  然而这个基金杠杆比较大,招行提供了28亿的大头资金,光大资本和暴风集团分别以LP身份出资的6000万元和2亿元,以2.6亿元撬动了52亿的产业基金。此刻的冯鑫对MPS的未来盲目乐观,在此收购案上签订了无限连带责任。

  原本冯鑫计划在18个月后,将盈□◁利的MPS注入上市公司,但版权到期、创始团队离去的空壳MPS,被英国高等法院一纸宣布破产清算,风险完全暴露,52亿的杠杆收购资金打了水漂。

  连续两年亏损的暴风并没有等来救命稻草,还将自己的家底赔光,即便暴风让出控制权后,也无力回天。最终在7月28日晚间,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,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行贿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。

  暴风玩起的高杠杆资本游戏失败,冯鑫曾反思对资本控制的能力,对财务管理的能力不足。但也有谙熟资本游戏的套路,却因为一再冒险而走上败局,博信股份的罗静便是鲜明代表。

  曾有着“商界花木兰”称谓的罗静,在2015年开始腾挪资本。其本身也从经营品牌营销创业公司CEO,成长为◆▼控制3家上市公司的幕后老板。

  刚开始罗静以2000万港币的定金,外加签定个人担保的形式获得不超过7亿港元的贷款,最终以5.35亿港元拿下承兴国际控股。2017年罗静又希望以高杠杆拿下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。

  通过仅有2亿元注册资本的苏州晟隽,无法完成这笔15亿元的交易,罗静又通过承兴国际控股提供的资金支持。而承兴国际控股提供的资金中,就有“歌斐资产”的信贷基金提供的34亿元的供应链融资。

  这个关联颇深的高杠杆交易,最终以6月20日博信股份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,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告终。曾在2019年初举办的集团年会上,用“步步艰难,步步惊心”来形容2018年的罗静,为自己的疯狂游戏画上了终止符。

  资本市场中往往虚实参半,令人真假难辨。在行业环境下降,资本难以复利的状况下,便有些公司将演技发挥到极致,上演了一出空手套白狼。

  “千亿市值的大白马呀,没想到会这样。”一位律师事务所的股民感慨到。7月5日,随着证监会的一纸公告,康得新的虚假白马面具被扯下,2019年A股的第一▪•★声暴雷猝不及防。

  由钟玉等5名国企技术人员1988年成立的康得新集团,距今已经度过了将近30个年头,并在2010年于A股上市。创始人钟玉更是有着“新材料任正非”的称号,在一众媒体的宣传与包装下,康得新成为人人信服的白马股(指长期绩优、回报率高并具有较高投资价值的股票)。

  但在2018年10月起,康得新集团就接连遭遇评级下调、证交所问●询、证监会立案调查等波折。在今年2月份,康得新手握150多亿▼▲元的账面资金,却无法偿还15亿元债券,拉开暴雷的第一步。

  紧接着4月30日,2018年年报中称账面货币资金153.16亿元,其中▲★-●122.1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,但北京银行西单支行随后回复账户可用余额为0。在证监会的逐步调查中,康得新的真面目被揭开:连续四年财务造假,虚增利润119亿元。

  “这是创纪录的,性质十分恶劣!”证监会处罚委的一位负责人说到。对于这背后的操盘者钟玉,也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

  无独有偶,在利益的驱动下,玩火的不止康得新一家公司,成立于2002年的上海大智慧公司也大胆尝试禁果。

  今年4月29日,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停的大智慧出现问题。而起因发生在3年前,2016年7月23日,证监会在官网发布了对大智慧公司和张长虹等15名责任人的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。处罚书显示,大智慧在发布2013年年报时,通过承诺“可全额退款”的销售方式提前确认收入,以“打新股”等为名进行营销、延后确认年终奖少计当期成本费用等方式,共计虚增2013年度利润12.06亿元,占当年对外披露的合并利润总○▲-•■□额的281%。

  大举收▼▼▽●▽●购,商业版图不断扩大同时,大智慧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。截至5月8日收盘,在消息发▷•●布后的5个交易日里大智慧市值蒸发了66亿元。证监会对大智慧处以责令整改及警告,并处60万元罚款,对张长虹等5名责任人员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。

  无论是康得新还是大智慧,皆因玩火,在变化莫测的资本市场中,这种造假短时间可以蒙蔽过关,但最终必定会东窗事发,违法走“捷径”取悦市场得不偿失。

  深圳市巨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澄向《华夏时报》曾表示,2014年、2015年货币宽松,很多上市公司都为自己快速加高杠杆是主要因素。在经济回落,企业经营困难之际,创始人很难摆脱高负债带来的连环崩坏效应。

北京赛车

品牌故事 返回头部